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电话那边的“绑匪”听得有些发懵,一百斤黄金?还白送!他下意识地几乎就想答应了,还在心里盘算这差不多值一千五百万,简直没法不动心啊!可惜,打电话的人自己也没法做主,他不过是执行命令而已,只得硬着头皮呵斥道:“别动什么歪脑筋,赶紧去准备,等我的通知!”

    石不全的碎嘴劲一旦上来,那是谁都拦不住,又以央求的语气道:“你也知道的,六百六十七公斤黄金,哪有那么容易筹齐?我们绝对是有诚意的,分期付款行不行?所以我才要多给一百斤黄金,就算是经手人的辛苦费!”

    那所谓的绑匪仿佛听见了自己内心中的一声哀鸣,他真的很想答应啊!原本按照计划,所谓的绑架索要赎金只是一个幌子,两个亿的现金,那不是开玩笑吗?就算折合成黄金,谁又能拿得出来?就算能拿得出来,谁又会愿意拿呢?这些钱,够买多少条人命了?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想到丁齐等人是什么反应,肯定会找借口先拖延时间,而这么多黄金一时难以搜集就是最好的借口。他们讲一边装作筹集黄金,一边抓紧时间查找线索,设法将涂至给救出来,至少也要查到是什么人干的、涂至给带到了什么地方。

    就算拖到最后要交赎金换人,丁齐等人也不会真的把这么多黄金交出来的,而是要借着交易查出绑匪的底细……这就是芦居子的判断。

    所以在芦居子的计划中,开口要一个不切实际的天价,让丁齐等人讨价还价并拖延时间,精力全部牵扯到这件事当中,便无暇关注五心谷中发生了什么。绑匪让石不全等通知,其实假如真到了他们通知石不全交赎金的时候,五心谷中大局已定。

    芦居子的计划如此,但是替芦居子干活的手下未必没有别的心思。一百斤黄金啊,是在那两个亿的赎金之外白送的,假如这么多外快落到了自己手里,好像也不用再干别的了,有机会卷款跑掉,顺便找哪个小地方躲着不能过舒服日子?

    石不全能听出来,电话那边的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可是对方终究没有敢自作主张,只是喘了几口粗气道:“我可以给你们时间准备,但是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能报警……”

    石不全仍在努力说服:”绑架不就是为了要钱吗,我多给还不行吗?”

    “绑匪”终究还是松了一点小口:“多给可以,人我们不会为难,时间也可以宽限点,但就算想多给也得等我们的通知。”说完这句话,电话就挂了。

    挂完电话的“绑匪”心中是无限惆怅啊,仿佛看见了一笔巨款就在眼前漂过,却没办法伸手捞起来,尽管知道想捞这笔外快是不切实际的,但还是忍不住做出种种设想……

    电话挂断后,石不全也是一脸苦笑,他刚才是故意的,也可以说是一种习惯性的套路。假如对方真敢要了那一百斤黄金,他就真敢给,有交易有接触就有线索,接下来就有办法去追查。可惜打电话的人虽然动了心,却并没有真正上套,可能是这个套路太简单了吧,兴许是被看穿了。

    石不全又换了部手机给庄梦周打了个电话,接通之后道:“庄先生,刚才有人自称绑匪绑架了涂至,联系不上魏凡婷,就打电话给我要赎金。我抛了个饵,对方有点动心,但是还没有咬。”

    庄梦周:“涂至被带到静沙岛去了,理论上没人能把他救出来,因为根本找不到。”

    石不全:“您是怎么知道的?”

    庄梦周:“我现在就住在仙顶山庄呢。我给涂至的那个葫芦,我自己当然能感应到,他曾经到过这一带,但后来就感应不到了,只能是被带到静沙岛去了……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盯着呢。”

    石不全:“您盯着我也得操心啊!刚才话还没说完,您猜猜对方要多少赎金?”

    庄梦周:“一个亿?”

    石不全:“您也有猜错的时候啊,实话告诉你吧……两个亿!”

    庄梦周有些诧异道:“是有点考验想象力啊!这分明就是让我们拖时间谈判的意思,好想办法去查线索,正常情况下是不可真打算付这笔赎金的。”

    石不全:“对方还说了,可以用等额的黄金交付……”他介绍了与绑匪交谈的全过程。

    庄梦周:“既然这样,我们也得做出配合的样子,想办法去筹集黄金。”

    石不全:“上哪去弄这么多黄金,总不能动大赤山那些黄金古董吧?那些东西的价值绝对不止两个亿,但是分量嘛,未必能凑出六百六十七公斤。我看可以通过方外联盟想想办法,未必筹足数,但做出个样子来给人看。”

    庄梦周:“不用那么麻烦,交给我好了,我去敲诈施良德八百公斤。也只有施大老板有这个实力了,找田仲络都凑不上。”

    石不全:“您这脑回路有点……”

    庄梦周:“施良德让人又联系邹宝了,鲜华告诉我,施良德想买月凝脂以及方外世界中的各种灵药,让我开个价。我就回他一句,灵药有的是,先拿八百公斤黄金来,朱大仙人有用。”

    石不全:“我说多给一百斤就是下个饵,你一下子却多要了二百六十六斤,这是想干啥呢?”

    庄梦周:“八百公斤都是我们的,难道你还真要交给那帮人吗?就算交出去也得拿回来啊。假如施良德的黄金真给了,做买卖的讲信誉,我们也得给灵药,到时候就让丁老师开个价吧。”

    石不全:“施良德不是没钱,但筹集这么多黄金恐怕也不容易。”

    庄梦周:“那就让他们自己给我们拖时间吧,我估计什么时候五心谷的事搞定了,施良德的黄金也就筹齐了,反正他和芦居子是一伙的。对了,你和冼皓带小婷婷回深圳一趟,报个警。”

    石不全:“报什么警?”

    庄梦周:“让我怎么说你好呢,是不是从小不务正业,忘了正经工作是怎么回事儿?一个大活人哪能说没就没了,单位不找他吗?小婷婷不报警你不觉得奇怪吗?就说他们去海边玩,涂至带着游泳圈被一个大浪卷走了,将来人找回来也好有个解释。”

    石不全:“还是庄先生想得周到……他们怎么偏偏就抓走了涂至呢?”

    庄梦周:“因为涂至就是最软的柿子啊!”

    涂至这颗“柿子”确实是最软的,就算芦居子手下的情报组能查出涂至的各种情况,但也不会认为他又多大的本事。在方外门开放金山院的过程中,涂至也从未在外人面前出现过,丁齐这边其实很缺人手啊,这只能说明涂至的修为不足——至少外人会得出这种判断

    这种判断既对也不对,涂至确实是方外门最软的那颗柿子,但他的方外秘法修为也有兴神境,这谁能想得到呢?

    就在涂至从深圳被带走的这一天,五心谷三万多族人的脑海中同时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其实是一段意念,在脑海中出现便化为每个人心目中最威严的那种声音——

    “幸有天地秘境,自古可避乱世之祸,在此可安享太平。然千年以来,族人已忘天道之本,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唯有众掌花使辛劳忙碌,历代于世间经营供养全族。如今数万族人全无感受之心,以为一切皆是天赐,五心谷已成无心谷。殊不知天道无私,不忒与人……”

    这番话当然是芦居子说的,半文半白有点神神叨叨。在普通族人听来,这是天地所发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