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对呀,既然那些掌花使对五心谷心怀不满,为何不自行离去、不再与五心谷发生任何关系,或者干脆说不再担任掌花使?薛慕涛试探着反问道:“是害怕五心谷的追杀?”

    芦居子:“假如我们不了解情况,可能会做此猜测。但如今五心谷的规矩已经很清楚,假如某位掌花使携带副器离去,五心谷肯定会追索到底,但假如此人将副器留下而自行离开,只要他不泄露五心谷的秘密,并没有任何规定要追究他什么责任。

    其实就算不小心泄露了秘密也没关系,因为方外世界这种地方,符合最标准的观察者效应,不见者不信。他们改名换姓上哪儿逍遥不行?五心谷在外界并无多大势力,想追索恐怕都无能为力,而且也没有追索的族规。”

    薛慕涛:“难道是故土难离、故乡情切?或者是被众族人花费心血培养了这么多年,内心不安?”

    芦居子:“对于一些人来说当然有可能,但对于全体掌花使而言,你给的这个答案,自己信不?”

    薛慕涛讪讪道:“还请芦师指点。”

    芦居子居然叹了口气道:“慕涛,你们这些人早就找不到游怀界了,就算找到了恐怕也进不去,为何数百年来仍然传承着心冕以及游怀界秘法、保留着祖师典籍、自称游怀界弟子,还加入了方外联盟?

    不要告诉我这只是为了怀旧,因为你们清楚那是怎么回事,心中始终保留着一丝期望不愿放弃。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早已得到这一切,又怎会割舍?

    见过妖怪吗?没见过也应该听说过。比如一条狗已经修炼成狗妖,怎么可能还把自己当成一条普通的狗。那些掌花使就是这样,他们所能得到的早已得到,普通人无法理解,只有他们自己才有体会。

    掌花使的本质不是一个名号,也不是一种职务,更不是世俗的财富与地位,是无法用其他任何东西交换的,是属于自我的一种生命境界,又与五心谷这个方外世界有关。就像没人因为嫌吃饭麻烦而故意饿死自己,只会去想怎么吃得更舒服、更轻松。

    学历再高、官做得再大、钱赚得再多又怎么样?这毫不妨碍他们已经拥有掌花使的身份,就看他们想怎样使用这种身份?就像我,哪怕当年的职务再高、事业再成功,可仍然是卢余洞的洞主啊!

    其实我很希望有更多的、这样的掌花使,哪怕去满世界闯荡,他们也知道自己是谁,能发挥用处将会大得多,就看怎么去用……”

    芦居子因何而叹,他也想到了自己。卢余洞只是一个很小的方外世界,传承自芦氏祖先,而芦居子同时也是江湖爵门弟子,修行有成在外面一度混得风生水起,但他可曾想过放弃卢余洞?

    对于五心谷中的很多掌花使而言,他们生于此、长于此,所得的一切皆来源于此,这些也都罢了,更重要的是,五心谷不可替代,已成为自我生命境界的一部分。

    比如说芦居子将来打算培养的那些掌花使吧,假如才华出众,还想在外面的世界继续深造,无论读书创业取得了多么高的成就,也得不到五心谷给他的一切,既是物质上的享受也是精神上的满足。

    这些享受和满足是无可取代的,在世间功成名就如施良德者又能如何,如今不仍然在追求方外世界能给他带来的一切吗?

    五心谷是一处天地秘境,拥有各种灵物以及传承秘法,众掌花使在数万族人中脱颖而出修炼秘法成功,这使他们从此与众不同,就像凡人成为仙人一般,这是造就自我的过程。

    他们拥有凡人所不知的秘密,能够出入世人既不知晓也看不见的方外世界,拥有的可不仅仅是尊崇的地位,而是人生境界实实在在的不同。

    五心谷的存在,对他们而言只有好处并无损失,其实只需要很小的付出,就能得到世人梦寐难求的满足。仅举一个极端的例子,无论他们在外面做了什么,都有一条退路,只要转身回到五心谷,外面的世界便再也找不到他们。

    这个例子也许比较夸张,但五心谷的存在就切实证明与承载了他们的超凡。所以他们不满的从来不是五心谷,只是不满现状或想要别的。

    薛慕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多谢芦师指教,我明白了。但您的贡献点制度我也有一点想不太明白,为什么把物资的定价权交给掌花使议会呢,就不怕他们乱定价吗?比如像以往那样几乎白送物资给当地民众。”

    芦居子笑了:“我当然不怕,而且在我看来,哪样的理想主义者向来都很可爱。我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改变现状的机会,能成为掌花使的都不是笨蛋,难道看不出五心谷的现状难以长期维系吗,我也是给了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他们想把物资定价到一个白送的价格,和以往又有什么区别?对我而言也毫无损失,那些物资又没必要一定是我提供的,想想以前的物资是从哪里来的?

    最重要的是,完成什么任务能获得多少贡献点,这是由我指定的。掌花使们获得的贡献点又能从我这里换多少钱,这也是我定的。他们可以决定自己学不学雷锋,但决定不了我吃不吃亏。”

    薛慕涛又问道:“芦师您修建水车之举,其高明之处弟子也没有完全看出来。我知道水车是动力来源,这里也不可能有大规模的电力设备。但仅仅依靠这样的动力,能够发展出什么加工产业。将来的外派任务肯定是大有好处的,可是天地秘境中的任务,似乎收益不大呀?”

    芦居子得意的笑道:“你要是这么认为那就错了。哪怕在今天科技最发达的地区,很多工艺仍需要人力去完成,你知道五心谷中有什么是外界所缺的?”

    薛慕涛:“我想不太明白,请芦师指点。”

    芦居子:“我也当过政府部门的领导,对此深有体会。在现代社会哪怕你的项目很挣钱,也未必能成功。首先你未必能招到工人,那些工人也未必愿意接受你的专项培训。

    有些活很简单,只要求付出大量的精力和耐心,感觉很苦、很累、很枯燥,这恰恰是现代人所缺乏的。他们有别的工作可以选择,总之现在很多活很难找得到人干,哪怕出高薪都找不到。

    但是在这里,我是唯一的任务发布者,他们没得选择。而这里的劳动力素质,可比非洲那些黑叔叔高多了。”

    薛慕涛又赞笑道:“芦师高明!”

    其实薛慕涛问的这些问题,他自己未必想不明白,可是这样向芦居子请教,本身就是拍马屁的一种方式。他曾是游怀界弟子,跟随芦居子之后便抱紧了这位高人的大腿,以弟子自称,哪怕芦居子并没有明确说要收他为徒,他也称芦居子为芦师。

    芦居子拍了拍薛慕涛的肩膀道:“其实我让他们造那些水车,用意不止一条。只要他们按照我的要求造了,不管嘴上说什么原因,实际上推行贡献点制度便无障碍,因为事实已经发生、代表他们已接受,有其一就有其二,万事开头难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