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心事重重的麻晓带着两名属下在宁德市高铁站下了车,迎接她的也是三个人,一名四十出头、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和另一位高大帅气的小伙。

    麻晓看见那名中年男子就叫了一声:“六叔!”同时眼圈已经红了。

    六叔名叫麻康,是当年静沙岛留下的唯一的老伙计了,曾跟随在她父亲身边打下手。当年的渔村早已无存,村民们也都迁居各处。麻康是麻元领的本家堂叔,排行第六,为人老实憨厚,而且有一身好功夫,麻元领便把他留在身边当司机兼贴身保镖。

    上次丁齐来参观静沙岛,接站的司机也是麻康,当时他自称麻老六。

    麻康初中毕业之后就缀学了,当过几年渔民又当了几年兵,后来就一直跟着麻元领干活。他的功夫是麻晓的父亲教的,参军的时候还立过三等功,但静沙岛秘法的始终未能修炼入门,只是身手还不错。

    与许多大领导有不少私密都掌握在司机手中不同,麻元领并不让麻康参与自己的核心机密事务,甚至都很少带他上静沙岛,只把他留在仙顶山庄干些迎来送往的活。

    麻康心中多少也是有怨言的,因为他并不受麻元领的重视。但如今麻元领突然失踪,麻康同样感到伤心与茫然,这些年来他的生活毕竟都是受麻元领照顾的,现在靠山突然倒了。

    其实麻晓和麻康如果知道真相,绝对应该感到庆幸,也该感谢麻元岭。麻元领把他们排除在静沙岛的核心机密层之外,使他们不必知道很多事情也不必参与很多事情,否则今天恐也不能活着站在这里见面。

    麻元领不是个好人,他对待麻晓和麻康的态度也许不太公平,但这些年毕竟可以让他们舒舒服服过自己的小日子,没有让他们参与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反而是保护了他们。

    那名三十多岁的女士叫魏育兰,是仙顶山庄的财务总监,有传言说她与麻元领关系暧昧,至于是真是假如今只有她自己清楚了。但魏育兰绝对是麻元领的人,否则也不会被安排到这个位置上,她并不知道麻元领那些私下的勾当,只是对麻元领言听计从,按照麻元领的指示做账目。

    那位二十出头高大英俊的小伙子,麻晓并不认识,经过介绍之后才知道他叫孟三通,是仙顶山庄新上任的总经理助理,来自合作方新元投资。

    施良德当然不可能以个人名义直接给麻元领投资,新元投资是占守业间接控制的企业,表面上查不出它和施良德以及博慈集团有任何关系。但田仲络当时还是查出来了,不得不承认这位田师也是很有手段的,只是如今有些落魄了,好像上了有关部门的黑名单。

    其实孟三通并不是新元投资的人,他只是以这个名义来到仙顶山庄担任了总经理助理,他真正的身份是游怀界弟子,如今已被芦居子收编,又号称是麻元领的师弟。

    但是麻晓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明显能感觉出来,这位帅哥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从见面开始就对她特别热情,言行中很是关心。

    其实孟三通来之前,芦居子就给他布置了任务,要他尽量取得麻晓的好感,能趁机拿下是最好不过。在麻晓伤心无助的时候给予关怀抚慰,是趁虚而入的最好时机。孟三通心里本来还很抵触这个任务,但是见到麻晓本人之后,他的想法就变了,非常自觉自愿。

    几人坐了一辆商务车赶往仙顶山庄,魏育兰并不知道方外世界的事情,因为有她在,众人不好谈论静沙岛的情况,麻晓只是问了麻元领是怎么出的事?

    魏育兰主动开口道:“麻总说他要出海,我还提醒他很快就要来台风,他跟我说没事。这些年麻总经常出海玩,大概是国外的影视剧看多了吧,外国那些有钱人没事都喜欢坐个游艇度个假,他也跟着学,其实那有什么好玩的……

    原先还有人劝麻总,麻总总是不听,后来也就没人再劝了。麻总经常一出海就是好几天,反正从来没出过事,可是这一次……唉!” 她说的都是实话,麻元领确实经常出海不知道干啥去了,这次参与芦居子的行动,离开时也是以出海的名义。

    孟三通坐在麻晓身边宽慰道:“也许麻总还活着,只是船在风浪中不知漂到什么地方去了,设备坏了也联系不上,目前我们只是报了失踪,还应该怀有希望……”

    麻晓也点头道:“是啊,说不定他在哪个荒岛上等待救援呢。”

    魏育兰:“但愿麻总没有事,吉人自有天相。晓总您赶回来真是太及时了,麻总不在,很多事情都需要您拿主意呢。”她叫麻晓为晓总,因为叫麻总的话实在不好区分。

    魏育兰现在也发懵,她就是麻元领的人,麻元领失踪了,她也担心自己的职位不保啊,所以见到麻晓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希望麻晓能够站出来取代麻元领掌控仙顶山庄,继续重用她这样的老员工。

    终于到了仙顶山庄,孟三通又说道:“晓总,还有很多人都在等着您呢,都是麻总那边的亲朋好友,听到消息赶过来的,您要不要先见见他们?”

    麻元领的亲朋好友?麻晓一听就明白过来了,应该是静沙岛的那批人。这时麻老六开口道:“晓总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先得洗漱休息一下,待会儿再说吧。”

    孟三通先下车伸手为麻晓扶住了车门,另一只手还垫在门框上方很贴心地防止她碰头,然后又主动打开后备箱道:“那好,晓总先休息一会儿,我来帮您拿行李。”

    麻老六却用身子挡住他道:“我来拿就行,孟助理,你先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麻晓在宁德市区也买了房子,但平时并不住在那里,这次回到仙顶山庄给她安排了一处两层的独栋别墅,就是丁齐上次来住的地方。终于把闲杂人等都支开了,麻晓与六叔进了别墅关上门,刚放下行李她就问道:“六叔,究竟是什么情况?”

    麻老六叹息道:“大概的情况,你在车上也听魏经理说了。元领自己说上周末要出海,然后就走了,他这些年经常出海,还总是联系不上,别人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只有我们清楚他是去了岛上。当时预报说周末有台风登陆,但是他待在岛上应该没问题,我也没太在意。

    可是到了这周二,台风已经过去了,岛上的人也回来了,坐的是另外一条船,他们说没有见到麻总、约好的补给物资也没送到,我这才意识到不妙。他不在岛上又联系不上,我就报了警……海事搜救部门说他很可能是在风浪中翻船失踪了,生还的希望渺茫。”

    麻晓:“明知道要来台风,他还出海?”

    麻老六:“当时台风还没到呢,从岸上过去只要五个小时,他应该是去送补给物资的,但海上的天气实在太难测了,这次他大意了。”

    麻晓:“岛上的情况呢?”

    麻老六:“岛上新修了很多设施,都是合作方投资,山庄这边也新添了两条游艇,专门接待那些特殊的访客。岛上当然也多了不少人,据元领说都是新加入静沙岛的弟子,也有合作方请来的高人坐镇。

    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你知道的,元领一向不喜欢我打听太多岛上的事情,他做什么也从来不和我商量。但如今元领不在了,你得拿稳主意,岛子毕竟是我们麻家祖上传下来的天地秘境,你得把它控制住。”

    麻晓:“岛上那些人在哪里?”

    麻老六:“除了留守的,重要人物都在旁边别墅里等着见你呢。”

    麻晓露出疲倦之色道:“六叔,我洗把脸稍微歇一会儿,然后我们就过去吧,过去之前你先跟他们打声招呼。”

    麻晓简单梳洗了一番换了套衣服,走出别墅大门的时候,孟三通正站在门外等她,英俊帅气的脸庞在下午五点多钟的阳光下带着温暖的微笑。虽然到旁边那栋别墅只有十几米远,孟三通还是特意过来领路。

    别墅大厅里有二十多个人,座位不太够,有一半人都是站着的。见到麻晓走进来,大家都起身躹躬道:“麻岛主好!”

    跟在麻晓身后的麻老六当场就愣住了,其实他最担心的就是在麻元领失踪后,静沙岛如今已被外人占据,原先麻氏宗族传承的天地秘境也将落到外人手中。但看眼前的场面,这些人还是承认麻氏传承的,主动称呼麻晓继任岛主,他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麻晓却微微皱眉道:“我不是麻岛主,麻岛主是我哥。”

    孟三通温言道:“师兄如今下落不明,师妹您如今就是唯一能继承静沙岛的麻氏传人,于情于理,您都应该站出来代掌岛主的位置。”

    麻晓没说什么,也没法说什么,她总不可能能反驳吧。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正中间坐好,孟三通又给她介绍了一番在座众人,居然有卢余洞的洞主芦居子、游怀界的界主宋苍河。这两位的名字,麻晓以前都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芦居子表示了哀悼,并主动解释了自己和宋苍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卢余洞和游怀界都是静沙岛的合作方,麻元领经营开发静沙岛需要资金和人力,尤其缺乏了解方外世界并能自如出入天地秘境的人才,所以找到了卢余洞和游怀界合作。

    宋苍河则吹捧了芦居子一番,他说芦洞主是麻岛主特意请来的高人,帮助布置岛上的大阵以及指导静沙岛弟子修炼。厅中其他的人都是如今的静沙岛弟子,有的拜在麻元领门下,另一些人则是麻元领的师弟,比如孟三通就是其中之一。

    麻元领的师父也就是麻晓的父亲早就过世了,怎么还能收徒弟呢?麻元领觉得与他们很投缘,大家平辈以友论交,所以代师传法收了这些师弟。这也是江湖上的方便手段,短时间内增加门派势力的一种方法。

    其实这些不论自称是麻元领的师弟还是弟子,某种意义上来讲并没有错,因为他们如今都修习了静沙岛秘法,这些秘法就是麻元领及其师父传下来的。

    见到眼前突然冒出这么多人自称静沙岛弟子,麻晓也不感到太意外,她早就听说麻元领秘密训练了一批手下,只是不清楚具体情况而已,如今看来应该就是这些人了。麻晓在心中暗叹,麻元领这么做,等于是将宗族传承变为宗门传承了。

    宗族传承或许能保证天地秘境不会落到外人手中,始终为麻氏嫡系族人所掌控,但是挑选继承人的范围实在太狭窄。家族总是有合格的继承人是非常难的,有时候从小培养了很久到最后仍然不能成功。

    而宗门传承则可以吸收宗族之外的弟子,挑选的范围可就大多了,但这样一来则很难保证天地秘境始终掌握在同一个家族手中。目前看来,静沙岛正在从宗族传承往宗门传承转变的过程中,至少眼下,名正言顺的岛主继承人好像只有麻晓。

    麻晓的内心深处,当然还是希望祖上世代传承的岛主之位能回到自己手中,但没想到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她暗暗做了几个深呼吸,觉得心里很没有底,但又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没有底气,尽量先进入岛主的角色。

    等众人都介绍完毕后,麻晓尽量以镇定的语气问道:“岛上现在是什么情况?”

    好几个人站起来分别向麻晓汇报了情况,态度十分恭敬认真,还展示了大量的图片以及视频资料。静沙岛的开发建设进度很快,已经修建了两处建筑群,比原先的条件改善多了,既可接待游客也可平日供弟子修行,还新添了两艘豪华游艇。

    静沙岛如今有弟子二十名,除了麻晓和麻康之外,其他人都是麻元领新近招揽的,还有两位供奉,就是芦居子和宋苍河,他们也是静沙岛的合作方,各派出一批弟子在岛上参与建设,同时也受邀在静沙岛中修炼。

    其实新增的人手都来自于游怀界。游怀界如今共有弟子五十三人,除去在方外联盟中的三名理事,剩下的五十人被芦居子划成三部分,分别以游怀界弟子、 静沙岛弟子、卢余洞弟子的身份出现。其实他们都是一伙的,但至少在麻晓面前是这么介绍的。

    芦居子又取出一枚静沙宝珠交给了麻晓,同时给她发送了一道神念,介绍了这枚宝珠的来历——

    麻元领在开发静沙岛的过程中潜入深海发现了这些宝珠,然后请芦居子帮忙,在静沙岛中布置大阵,并以控界之宝钓元珠设置阵枢,将静沙宝珠祭炼为副器。副器有个好处,那就是携带它便可开启天地秘境的门户,不必每次都拿着控界之宝。

    控界之宝只有一枚,每次往返时都带在身上既很不方便也不安全。如今静沙岛已对方外联盟开放,迎来送往的次数非常多,岛上也需要运送各种补给物资,每次只需派人携带一枚静沙宝珠即可,就算出了意外也不怕遗失传承。

    如今幸亏有了静沙宝珠,否则这一次麻元领意外失踪,他假如还把钓元珠带在身上,那么天地秘境的传承就等于断了,外面的人再也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困住了出不来。

    由于钓元珠已固定放置于山巅用以布置大阵,所以出入天地秘境都得用静沙宝珠,麻晓身为岛主也得掌管一枚。

    麻晓拿到静沙宝珠之后没多说什么,只是代表静沙岛向芦居子这位高人表示了感谢。她多少也被芦居子给镇住了,神念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

    静沙宝珠这种副器的出现,对静沙岛而言当然是好事,出入天地秘境更方便了,但从另一个角度,好像门户的控制权也被分散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