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地图特意装在一个黑檀木的匣子里,下面还垫了绒布,只有半张A4纸大小,保存得很完整。图中标注了山川、河流以及几个地名,中间以朱砂点了个红点,但红点旁边没有任何标注文字。

    根据飘花潭潭主花昭期的考证,那里应该是神农架北部。无论是考证上面的古地名,还是对照如今的卫星地图,基本情况都吻合。

    丁齐这里有高手啊,他让石不全来仔细看看这张图,石不全认为这的确是宋代的古物原件,并没有做伪。但仅仅看这张图并不能说明什么,它完全就是一张普通的地图,那个朱砂红点是后来点上去的,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花昭期为什么认为那个红点就是枭阳国的位置?因为这张地图夹在祖师留下的一份手札里,手札中的那一页恰好提到了枭阳国。

    丁齐并没有拿到手札原件,但飘花潭提供了高清影印件,上面确实有一句:“路房山夜雨,感枭阳之国,人为禽兽兮、禽兽为人兮?”

    读到这里,石不全皱眉道:“我怎么感觉这上面说的应该是禽兽国,别忘了禽兽国也在房山。”

    房山是一个地名,而古地名多有重复的情况。禽兽国的位置就在北京郊外的房山区,那里古时亦称房山,有意思的是,周口店猿人以及山顶洞人的遗址也在那一带。

    这句话完全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解读,就是飘花潭的这位祖师知道禽兽国的存在,路过房山时夜里下雨,想到了人进入禽兽国就会化身为禽兽,不禁感叹一番,引用了传说中枭阳国的典故。

    但由于这一页手札中夹了一张古地图,古地图上又点了一个红点,便很容易令人想到另一种可能。

    湖北房县古称房陵县,房山也可以指房陵县一带的山野,在《房县志》中就用过这个称呼,而且明确提到了“毛人”的存在。

    飘花潭与丁齐之间并无任何矛盾过节,照说没有必要故意伪造这么一份东西来误导谁,而且他们也没有确定图中的红点就是枭阳国的位置,更没说枭阳国就是一个方外世界,只说发现了疑似另一个方外世界的线索。

    这一份材料提交到方外联盟总部之后,还有其他的资料为佐证。比如五心谷的祖师也曾留下一段文字,叶宗清则提供了高清影印件,上面写道:“先祖曾与卢余洞主谈世外秘所,若闭锁关门、失其所踪,虽得野趣,然与枭阳国何异?”

    叶宗清提供的资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卢余洞与飘花潭古时就有交流往来,这段文字是后人记载祖先曾说过的话。

    五心谷的某位先祖与当时的卢余洞洞主交流时曾感叹,假如一味的隐居世外天地秘境中,哪一天传承断了或者门户完全关闭了,那么生活在秘境中的人,差不多就等于传说中茹毛饮血的野人了。

    这段文字记录也是有背景的,当时正值仓谷村族人大举迁入五心谷,他们并不是为了暂时躲避战乱,而就是打算在里面定居不出了。看来五心谷的祖师也意识到这种情况在将来可能会导致某些问题,有所忧虑因而感叹。

    仅看这段文字并不能证明枭阳国的存在,更不能证明枭阳国就是一处方外世界,五心谷的那位祖师完全可能读过枭阳国的传说,也只是当一段典故在引用。

    卢余洞则提供了另一份祖师留下的笔记,上面写道:“闻古时有枭阳之国,国人毛身操管、穴居血食,而今不得见,亦为天地秘境乎?”

    这一段文字其实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只是提到自古以来关于枭阳国的传说,然后猜测那里是否也是一处方外世界,其中有毛人生活,人们见到的毛人是从方外世界中不小心跑出来的。身为一方天地秘境之主,对这样的传说感兴趣,做出这种猜测也很正常。

    至于静沙岛,一度成为日子都快过不下去的渔村,当然没有什么祖师典籍流传下来。麻元领提供的消息,是他记得很小的时候好像听爷爷说过,在三峡一带有个枭阳国,那也是一个方外世界,里面生活的都是与世隔绝的野人。

    麻元领这番话听听就行了,当不得真。“记得小时候好像听爷爷说过”,这样的托词根本没法印证,谁知道他爷爷是真说过还是假说过,或者就是他自己编的呢,记错了也有可能啊,反正拿不出任何证据来。

    但是飘花潭、卢余洞、五心谷这三家都提供了相关资料,其祖先都留下过关于枭阳国的记录,特别是五心谷是真的配合方外联盟在找新的天地秘境线索。需要强调的是,首先是飘花潭拿出了记录和地图,其他各家才提供了各自的佐证信息。

    这些信息汇总在一起,就是不可忽略的调查线索了,丁齐身为方外联盟的理事长,而且分管研究部,当然得继续调查研究。

    朱山闲这位区委书记眼下并不在境湖市。他的女儿去美国做了一年交换生,今年夏天刚和母亲一起回国,大学马上就要开学,朱山闲请了假去上海陪老婆孩子了。谭涵川平日也有工作,据说参加了一个研究项目,涉及国防需要保密,所以目前也联系不上。

    浙江大学这几天也要开学,尚妮回了杭州。庄梦周还在云南大理呢,往五心谷中一躲,外面的人更是谁也找不到他。所以这天晚上在南沚小区研究这些资料的,只有丁齐、冼皓、石不全等三人。

    石不全总结道:“仅从资料考证的角度,我看不出任何问题。”

    丁齐提示道:“你也别总是技术流了,也从套路流角度考虑一下问题。假如这件事有问题,有人在故意设局,你觉得关键在哪里?”

    冼皓亦点头道:“对呀,阿全,你不觉得事情太巧了吗?”

    众人说话时打开了电脑,屏幕上正是一幅地图,张家界景区与神农架景区正隔着长江三峡相望。而三峡一带,正是自古以来野人传说最多的地方,屈原还曾写过一首诗《山鬼》。所谓巧,就是指今天的工作例会上同时讨论的两件事。

    丁齐明天就会动身前往张家界,实地审核新加入的方外联盟成员畅乘福地,此刻又拿到了这些资料,从畅乘福地出来再去一趟神农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在正常情况下,丁齐不可能不对这种事感兴趣,在方外联盟还没有组织考察队伍之前,他自己也会去一趟的。

    石不全抬头看着丁齐道:“丁老师,这次你肯定会去神农架吗?”

    丁齐点头道:“在正常情况下,我肯定会去的,你也不是不了解我。”

    石不全:“这事可能有问题,也可能没问题,关键其实就在那张地图。地图和手札都不是假的,但人却有可能撒谎。找一张神农架一带的古地图,然后就说夹在祖师手札的那一页中,便成了指向明确的线索。”

    丁齐沉吟道:“还是按计划行事吧,我也不希望有问题,但假如真有人想针对我,天天等着也不是个事,既然对方设了局,那就主动让他们跳出来吧。”

    石不全:“我也去吧。”

    丁齐摇头道:“那种地方,不可能进去太多的人,我们的人手已经够了,你就留在方外联盟总部吧,也好观察动静。你就是总部工作人员,假如突然不见了,反而让对方警惕。

    飘花潭此举可能并无问题,各家提供的资料也可能毫无问题。但问题就如阿全方才所说,有人知道了这件事,便能猜到我一定会去一趟的。”

    石不全:“但愿是我们想多了,没事就好,说不定真能找到一处新的方外世界。”

    冼皓却冷着脸道:“想出手的人,迟早会出手的,还不如我们主动。”

    因为境湖没有直飞张家界机场的航班,次日丁齐与麻晓从境湖出发,坐车前往南京市。方外联盟总部以研究会的名义也购置了办公车辆,开车送他们的是李志遥。麻晓居然能够执行这样的任务,而且是和丁齐一起出差,感觉很是兴奋。

    两人从南京非到了张家界,麻晓始终紧跟着丁齐,神情语气都有几分娇媚羞怯。丁齐多少有点不自在,但也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她很礼貌。两人从机场出来的时候,迎面看见了田仲络。

    田师向来都是很讲排场的,不论出现在哪里基本都要抢占C位,但今天却很罕见的没有带保镖,他身边还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见丁齐和麻晓走出来,田仲络上前介绍道:“丁总、麻总,这位就是畅乘福地的杨大地主,杨晨功。”

    麻晓娇笑道:“杨地主?这个称呼真有趣!”

    杨晨功和麻晓握手道:“老田跟我开玩笑呢,麻小姐叫我老杨就行。”

    丁齐也伸手道:“杨福主,您好!”

    按方外联盟约定俗成的规矩,畅乘福地之主好像就应该叫杨地主,但地主这个词不是很好听也容易引起误会,所以在习惯上则称为福主,听起来也很有福嘛。只有很熟悉的人之间,才会叫声地主开个玩笑。

    杨晨功又握住丁齐的手道:“您就是丁理事长?久仰久仰!刚才您和麻小姐走过来,我是眼前一亮啊,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丁齐差点没被他噎着,这位杨福主应该是在夸奖人,但夸奖的味道不太对呀,难道把他和麻晓看成一对了,这是什么眼神啊?

    田仲络没有带保镖,杨晨功却带了手下,众人离开机场上了一辆七座商务车,前方另有一辆SUV开道,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走了近两个小时,来到了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区一个叫五号山谷的地方,差不多就到了晚饭时间。

    五号山谷既是一个山谷,也是一家民宿。现在很多旅游度假村以“村”为名,但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村庄,但是五号山谷不同。丁齐下车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到了一个依山而建的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