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丁齐想追都没法追,不是追不上,而是他现在的状况不太适合过于剧烈的运动。连剧烈运动都做不了,确实够难受的,偏偏表面上还是没事的样子。

    就算知道别的方外世界中有灵药对他有帮助,他如今也无法亲自去取,只能让庄梦周帮忙了。等朱山闲或陈容突破大成修为后,也可以适当帮点忙。

    在方外门的众尊长中,庄梦周就不说了,眼下最有希望突破大成修为的就是朱山闲。至于陈容则是个惊喜,她很有可能在其他几位师伯、师叔之前突破大成修为,但仔细想想这并不意外,陈容是在什么环境下修炼的、又修炼了多长时间?

    庄梦周临走时提示丁齐,可以趁闭关的这段时间,在小境湖中试着祭炼出类似畅乘福地中那枚桃核的东西。丁齐在畅乘福地中祭炼的那枚桃核,已不是仅仅是副器,它就相当于控界之宝的替代品,甚至还包含一套传承。

    在没有控界之宝或者控界之宝遗失的情况下,此物可以取代控界之宝的部分用处,至少开启门户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将其传承秘法修炼成功。

    小境湖需要这种东西吗?好像并不需要啊。丁齐等人发现与出入小境湖并没有凭借控界之宝,他们当时甚至不知道控界之宝这回事,过了很久之后才意识到那柄金如意就是控界之宝。

    方外门弟子修炼的都是方外秘法,出入方外世界凭借的都是景文石,,所以丁齐离开张家界的时候将那枚桃核连同秘法传承一起都交给了杨晨功。可是庄先生为什么要提示他这么做呢,有可能对目前的修炼有帮助,再转念一想,难道真的不需要吗?

    景文石相当于一把开启门户的钥匙,而且可以开启任意方外世界的门户,只要修成了方外秘法。但这把钥匙只属于使用者自己,别人是看不见门户的,也没法跟着一起出入,除非使用者修为达到了七境,才能真正把门户打开。

    而那枚桃核不一样,它就是专为开启畅乘福地的门户所祭炼,对别的方外世界无效,但使用者可以开启门户着带其他人一起出入。

    对于小境湖而言,丁齐本人不需要,庄梦周也不需要,可是其他人呢?朱山闲要去琴高台闭关,将那支已变成一支签字笔模样的金如意交给了丁齐,丁齐则把摇光轸交给了他。可是控界之宝只有这么一件啊,假如别人也需要用到呢?

    丁齐可以给方外门众弟子都祭炼一件类似的东西,不能称为控界之宝,但可称为控界法器。这东西对方外门弟子本人好像没什么用,无论有没有,他们都能出入小境湖,但将来在某些特殊场合就说不定了,比如想带着其他人出入时。

    在这种情况下,不必每次都把金如意带在身上,既方便又安全,而且还很有迷惑作用,外人会以为那就是小境湖的控界之宝呢。既然如此,这些控界法器可以祭炼成一模一样的,至少从外观上让人分辨不出来,那么用什么材料最好呢?

    祭炼控界法器也是得讲究缘法,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合适,最好寻找这座方外世界中特产的天材地宝,能够更好地与这方天地共鸣共情。

    丁齐下意识地往周围望去,看见岛屿以及长堤上生长的境湖木。这是一种特殊的植物,丁齐也称之为妖王木,他那根棍子就是妖王木打造的。境湖木生长极为缓慢,几百年也只能长到碗口粗细,质地非常坚硬致密,用普通的砍刀都砍不动。

    境湖木还能发出一种很特别的气味,可令小境湖中的凶禽猛兽不敢靠近这片范围。小境湖中有月灵芝,而月灵芝只生长在山庄下方朝阳的那一片山坡上,周围恰好有一圈境湖木为屏障。

    月灵芝生长地周围的境湖木,很可能是古代人工种植的,相当于药田的栅栏。而这座长堤以及岛屿上的境湖木则是野生的,所以众人才在这里修建了第二个据点。虽然如今的方外门中就连晚辈弟子也不怕那些凶禽猛兽,但平日休闲之地也不想总受骚扰。

    丁齐决定就取境湖木为材质,试试祭炼小境湖的控界法宝,至于器形不需要太大,可以都加工成小葫芦的模样,很多工艺品小把件都是这个形状,随身携带并不显眼,名字就叫境葫芦。

    丁齐之所以这么决定,也是受到刚才的事情影响,他在黄子山找到了一个金葫芦,刚被庄梦周要去做研究了,而境湖木剖开之后把玩一段时间,表面也呈淡金色。

    丁齐计划以那个金葫芦为蓝本,以妖王木为材质,打造一批看上去完全一样的小葫芦,祭炼成小境湖的控界法器。控界法器还得包含一套独属小境湖的传承,而小境湖这个方外世界十分特殊,它适用于任何一种感应秘法。

    所谓感应秘法是丁齐如今的理解,其实也就是江湖八大门秘术。那么这些“境葫芦”的祭炼就很有讲究了,比如给谭涵川的,其传承秘法中最好就包含火门炉鼎术,可以火门炉鼎术为感应秘法。

    那么给冼皓的,就包含飘门隐峨术;给石不全的,就包含册门入微术;给尚妮的,就包含风门心盘术……或许还可以给已加入方外门的崔山海、叶宗清各弄一个境葫芦。那么给五名晚辈弟子的又弄成什么样呢?

    丁齐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毕学成的境葫芦,传承中应包含册门入微术;叶言行的境葫芦,应包含疲门观身术;孟蕙语和魏凡婷的境葫芦,应包含要门兴神术;至于涂至的境葫芦,可以考虑爵门望气术。

    也就是说今后方外门的这些境葫芦皆可取代小境湖的控界之宝,而且各包含了一套传承,这些传承可能一样也可能不一样。而方外门的根本秘法与根本法器,仍是方外秘法与景文石,至于冼皓的枯骨刀那则是特例。

    这些境葫芦都是方便之物,使用它们不需要修炼方外秘法,只需得到其传承并在小镜湖中修炼成功。但是打造出它们,却必须要掌握方外秘法,并修炼到丁齐如今的境界。

    丁齐已在畅乘福地打造出那枚桃核,那是只是缘法所致宛如灵犀一动,但如今若再于小镜湖中成功打造出这些境葫芦,意义就大不一样了。不仅意味着他为小镜湖这个方外世界创造出很多套传承,也意味着他可以为其他很多方外世界创造出传承。

    这在丁齐本人看来或许很简单,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在别人看来,恐怕就神奇得不可思议,至少在研究与掌握方外世界这个领域,丁齐可称千变万化大宗师。

    丁齐第二天出去打了两个电话,先跟畅乘福地的杨晨功福主打了声招呼,然后又联系了五心谷的宗主叶宗清。丁老师确实很有面子,那边的回话都是没问题。接下来这段时间,丁齐便安心闭关,同事开始祭炼起境葫芦,并等待庄梦周把灵药鸡蛋捎回来。

    他的修为法力还在,尝试做这些并无问题,只是施展这种手段是要消耗寿元的。记得在畅乘福地中,丁齐入定境祭炼桃核,一夜之间就消耗了三个月的寿元,如今想把这些境葫芦都祭炼成功,少说也要消耗好几年的寿元吧。

    但是修为若能突破,同样也是可以增长寿元的,好像也不算太吃亏。

    丁齐闭关祭炼境葫芦的时候,远在南洋的新加坡,施良德正对助理王源说:“你再联系一下那位邹宝先生,就是朱仙人身边的那位护法仙童,态度一定要恭敬,好面子的人就要给他面子。

    请这位邹仙童设法去问一问朱仙人,上次赐予的灵药还能否再求得?你可以让他尽管提条件,能花钱买是最好不过的,让他开个价。”

    王助理:“上次朱仙人赐给您什么灵药了?”

    施良德:“哦,当时你不记得了,只有我还保留了记忆。我叫人整理的那些史志以及传说资料,你应该也看过,就是仙家饵药月凝脂。”

    王助理掩饰不住震撼的神情,赶紧点头道:“我回头就联系。”

    施良德:“不能只走这一条线,要双管齐下。我再让芦居子以卢余洞主的身份,直接跟小境湖联系,求取月凝脂。”

    王助理:“也是重金收购吗?”

    施良德:“不!让他拿卢余洞火阳柿去交换,这是最合适的,也是对方最容易接受的,不能总是让我以重金通过朱大福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