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等到正式开会的时候,陈容和毕学成等人坐在了一起,静静地听各位长辈说话。丁齐首先以神念介绍了一番此次张家界之行以及在神农架中的遭遇,未参与这次行动的方外门成员惊叹不已!

    尚妮一把揪住石不全道:“这么重大的事情,你怎么不通知我一起参加呢?”

    阿全苦着脸道:“连我自己都没去!假如方外门全体出动都不见了,别人早就能想到我们有所准备……再说了,你当时不是要开学报到吗?”

    尚妮不满道:“多个人多份力嘛!这次我没去,你们看看有多惊险?”

    石不全嘟囔道:“你去了才更惊险,之所以没告诉你,就是怕你非要去凑热闹。”

    尚妮瞪眼道:“我是那种人吗?以前或许是,但是现在……”

    庄梦周打断她道:“行了,我都没去,你在这里争什么?”话刚说到这里,又突然失声叫道,“哎呀,丁老师,你这也太厉害了!妙,实在是玄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尚妮和石不全拌嘴的时候,庄梦周和丁齐也有一番私下的神念交谈。庄梦周首先带着炫耀之意告诉了丁齐,自己没有要五心谷的副器,却将景文石也修炼出副器的妙用,并介绍了这番祭炼景文石的全部过程。

    这既是在炫耀也是在指点,丁齐回以神念,大大夸赞了庄梦周一番,并告诉庄梦周,自己在畅乘福地中也祭炼了一枚桃核。此物并非五心谷的那种副器,虽然不是控界之宝原件,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却可以取代控界之宝的妙用,而且自含一套传承。

    庄梦周被丁齐发来的神念内容惊到了,忍不住就叫了出来,众人也吃了一惊,纷纷询问是怎么回事,怎么说得好好的突然冒出这一句惊呼?丁齐微微一笑,也没有开口说话,给众人都发送了一道神念解释。

    这道神念的内容就很复杂了,既有刚才他和庄梦周的交谈经过,也有庄梦周在五心谷所悟以及他在畅乘福地所悟。方外门众人都能明白丁齐在说什么,但想做到同样的事情,还得等到他们方外秘法修为达到炉鼎境巅峰才行。

    见大家都在解读感悟神念,丁齐开口道:“庄先生,我有一事想请教,方外秘法修为超越炉鼎境之后,又是什么境界呢?”

    庄梦周看着他笑道:“这不是废话吗?江湖八门秘术,名字已经让你用掉了七个,下一个当然只能叫灵犀境了!”

    方外秘法已有的七重境界,分别叫观身境、入微境、隐峨境、兴神境、心盘境、望气境、炉鼎境。丁齐就是借用了江湖八大门秘术之名,但这不是随便借用的,每一重境界的感悟与八门秘术的玄妙都相关。

    其实在畅乘福地入定境三月炼制出那枚桃核后,丁齐的方外秘法修为就已经到达了炉鼎境巅峰,隐约可以看见下一步前行的道路,故而有此一问。

    听见庄梦周的回答,丁齐笑着反问道:“庄先生,我说的是废话,您这难道不也是废话吗?”

    丁齐想问的是方外秘法的下一层究竟是怎样一种境界,而不仅仅是起一个名字。庄梦周高深莫测道:“佛说废话,即非废话,是名废话。既然叫灵犀境,那就不是白叫的,灵犀天成嘛!”

    丁齐:“庄先生能不能再说明白点?”

    庄梦周瞪眼道:“我明白什么呀明白!方外秘法是你创的,我也等着你再前行一步,然后好跟着学呢。”

    这时陈容却突然插话道:“师父,我怎么觉得您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对,难道真的受伤了吗?”

    朱山闲也是一怔,扭头道:“陈容,你也看出什么不对劲了?”

    陈容是医家丹道传人,或者说就是修炼疲门观身术的,而朱山闲是修炼爵门望气术的。按照传统的江湖八大门说法,观身术是给人看病的,甚至能一眼断人生死,而望气术是观人气运情志的,能判断一个人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中。

    他们俩都觉得丁齐不对劲,那么丁齐可能就真有问题了。

    丁齐不紧不慢地答道:“你们二位眼力都挺好,看出了我有问题。其实我没有受伤也没有生病,只是方外秘法又到了一个关口。在畅乘福地祭炼出那一枚桃核,炉鼎境就已经修炼到极致。

    每一层境界的极致,仿佛是一条永远没有尽头路,除非能够感悟到如何蜕变。方外秘法突破炉鼎境后,视世界为形神,也是在重新凝炼自我,如此修炼的终极又在哪里?

    从神农架回来,我一直有些恍惚,也在思考一些问题。你们能察觉到我的状态不对,实际上我的形神需要经历一场蜕变,至于能否成功我亦不知,所以才会在小境湖中闭关。

    经历与见证了世界种种与种种世界,那么凝炼了怎样的身心?方外秘法就为探索未知方外世界所创,我探索的究竟是什么、然后得到了什么?”

    庄梦周摇头道:“既然只可意会,那就不必勉强言述。可是丁老师啊,你从神农架回来,究竟在想什么呢?”

    丁齐:“我没有找到枭阳国。”

    石不全:“那本就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消息,引你去的一个陷阱。”

    丁齐:“那张地图有问题,但枭阳国的传说是真实存在的,他们提供的祖师手札记录也是真的。枭阳国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假如我们找到了,又会是什么样的世界?”

    尚妮:“野人嘛,那里面有好多野人。”

    丁齐反问道:“何为野人?”

    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大概的答案,但也没法给出明确的结论,因为没有真正的样本去分析,只是一些概念上的定义。从生物学角度来看,野人可能是与人相近的另一个物种,外形与习性与人相近,却没有发展出文明社会,那跟大猩猩啥的也没啥区别。

    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就复杂了,野人也可以说未经教化之人,就是完全脱离文明社会以及知识体系的人。如今就有现成的例子可以推演,比如若将五心谷完全封闭,再经历足够长的时间,那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能进化成琴高台天国中的那种社会结构,拥有自己独特的文明体系,但这种概率非常小,最大的概率是倒退到原始部族社会状态。

    还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就是石不全啊,他一个人被关在小赤山秘境中长达八个月,等众人找到他的时候,阿全差不多就变成野人了。

    但阿全并非真正的野人,他是一个接受了现代社会教育的人,而且还是江湖册门高手,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以及掌握的记忆,想尽办法改善生存以及生活的环境与条件。

    但是换一种假设呢,假如就是完全没有接受过文明教育的人呢,又放到一个完全接触不到文明社会的环境中,那又会怎样?也许在非洲或南美的丛林深处,有一些原始部族可以参照。

    其实在神农架深处,有些地方如今还保留着古巴人的遗迹。所谓古巴人不是南美那个古巴国的人,而是古代的巴人部落。那些人要么早已走出深山成为现代人的祖先,也有可能躲进某个天地秘境中繁衍至今。

    现代文明知识从哪里来?天地所本有,以智慧去发现,而智慧诞生于意识。一个没有意识的世界,是永远不会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