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比丁齐更震惊的是崔山海,谭涵川不必他帮忙,他自己非要来,结果就是他出手干掉了最后一名刺客,也算是给整场战斗收了尾。但崔山海也看得清楚,其实有他没他并无两样,难怪谭涵川叫他不要过来帮忙。

    轮到崔山海出手的时候,十三名歹徒死得就剩最后一个了,最后那一下交给崔山海,算是老谭给他面子。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老谭让他共同参与此事,因为大家毕竟杀了这么多人,崔山海既然来了,就不要仅仅只做一个目击者。

    崔山海是谭涵川的朋友,两人因为都修炼过火门炉鼎术而结识,后来崔山海还在丁齐的“蛊惑”下加入了方外门,是一位值得信任的同伴,但以前打的交道毕竟不多。

    经过这一次,情况就不一样了。俗话说人生有三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那么如今一起杀过人、点过炸药,那又是怎样的交情呢?

    见崔山海问完话后一直在那里发愣,谭涵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崔师弟,这是你第一次杀人吧?”

    崔山海点了点头。谭涵川又问道:“什么感觉?”

    崔山海:“当时没什么感觉,根本来不及多想,就是把你打过来的小镢打回去,用同样的手法,你当初切磋的时候教过我的……现在反应过来才觉得头皮直发麻,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什么要这样做?”

    丁齐苦笑道:“其实我与这些人都素不相识,不知道他们是谁,又是为了什么,仅凭猜测是没有用的。但我知道他们想杀人,故意设局把我引到这里,布下了这么一个埋伏。”

    崔山海喃喃道:“这也太可怕了!”

    朱山闲:“崔峰主虽然修炼了火门炉鼎术,又得到了天地秘境传承,但你从来不是真正的江湖人,就算不是活在象牙塔中,其实也差不多。你可千万不要高估了很多江湖人的底限,良心都让狗给啃干净了,为了达到目的完全不择手段!”

    冼皓插话道:“崔峰主,我只问一句,这件事情做得该不该?”

    崔山海:“世上最好不要有这样的人,越少越好!”

    芦居子让麻元领通知老精,派一架无人机去山谷那边确认情况,无人机还没到达指定地点,远处又传来一声轰然闷响,居然又有炸药爆炸了。丁齐及其同伙不是全被干掉了吗,怎么那边还要引爆炸药,肯定是出了状况!麻元领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丁齐等人潜伏在半山密林中,看着山谷中的烟尘升起又渐渐散去。又过了一会儿,有一架无人机从空中飞来,在谷地上空盘旋良久越飞越低,最终摇晃着失控坠毁。

    不是无人机没电了,而是飞得太低了。麻元领就在平板电脑上看着无人机的航拍画面,埋伏的四堆炸药全部引爆了,林间空地及其周边一带面目全非,但看不见任何人影,别说丁齐及其同伙的尸体,他派去的十三个手下也全都不见了。

    芦居子命令无人机尽量飞低些、近些,企图找到一些痕迹、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无线遥控也不是万能的,无人机能飞到这个位置的上空,但是再往下飞,由于山脉的阻隔失去了遥控信号,然后失控坠毁。

    麻元领已经傻了,满头冷汗一脸惊恐道:“芦,芦洞主,您,您看这是什么状况?您是不是要亲自过去看看,或者让老精再派一架无人机?他们到底出什么事了!”

    再想通过对讲机联系麻柳子,那边已经没有回应。有回应才怪呢,麻柳子带的对讲设备都已经被炸毁了。

    芦居子面色阴沉道:“不要再派无人机了,这次行动失败了,麻柳子他们恐怕全栽了!你立刻通知老精他们俩,收拾好所有东西,按照撤离计划立刻离开红坪镇,到指定地点与我们汇合,途中不要再有任何联络,一切等见了面再说。”

    麻元领通知了老精与另一名手下,这次带来的人就剩他们两个了,然后有些魂不守舍的收拾好了随身带的东西,低着头道:“芦洞主,我们现在就走吗?”

    “你就不必走了!”芦居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麻元领的身体陡然一僵,然后艰难地转过头去,张口想说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而是流出了鲜血。

    芦居子的右手放在他的后背上,就像是轻轻地抚摸,但已经震碎了麻元领的内脏,他也无法再呼吸说话,充满不甘的眼神分明在问——为什么?

    “兄弟情深,你也陪着他们一起吧!”这是麻元领在世上听见的最后一句话。然后芦居子便拿开了手,看着麻元领的尸身萎顿于地,眼中似有几分惋惜之色。

    看着无人机坠毁于空地中央被炸出的大坑中,朱山闲道:“我们撤!”

    崔山海:“难道不埋伏在这里等着,他们说不定会派增援,正好抓来问问。”

    朱山闲摇头道:“不会了,至少暂时不会了。冼师妹刚才冒充狙击手汇报了这边的情况,让他们自以为得手,结果对方还是没上当。无人机来了,与冼师妹汇报的情况不同,傻子都会知道有诈,这边埋伏的人已经全交待了,再来人也是送死。”

    崔山海叹气道:“居然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好歹抓一个人审问啊。”

    冼皓:“方才那种情况没法留活口,只有他们死绝了我们才安全。”

    确实没法留活口,动手时这样的问题想都别想,对方既有枪械又埋了炸药,假如没死透冷不丁来一下,这可是谁也受不了的事情。

    崔山海:“我知道他们的无人机是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就在红坪镇,现在赶过去也许还能堵住人。”

    丁齐:“崔师兄能认出是什么人吗?”

    崔山海摇头道:“我也是通过无人机从远处观察的,只知道对方的无人机从那个院子里飞出来,那院子里有两个人,但不可能看清楚。”

    冼皓:“试试吧,但现在去恐怕来不及了。”

    时间是下午五点左右,阳历八月末时节,天当然还没有黑。可是在他们往回走的途中,太阳就落山了。崔山海再一次领教了这伙人的厉害,在黑暗中行走几乎丝毫不受影响,大家都刻意照顾他,否则还可以走得更快。

    崔山海也是有修为在身的,但独自一人穿行神农架的山野,夜里恐怕也得停下来休息宿营,至少不会走得太快。他不知道,身边这伙人可是在琴高台世界中历练过,经常在那伸手不见五指同时危机四伏的黑暗中溜达。

    为了补充体力,他们每人还吃了一枚玉蹄丹,待赶到红坪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丁齐一大早出门,到现在才回来,爬了一整天的山啊。众人在镇外的山野中散开,从不同的方向进镇,丁齐直奔那座院落,但还没有翻过后院墙就停下了脚步。

    那个小院是空的,早就没人了。丁齐并没有翻墙进去察看,领教了在山野中对方埋炸弹的手段,还是万事小心更好。虽然在镇子里埋炸药太过丧心病狂,但目前尚不了解对方的底细,那伙人未必做不出来。

    小院没炸,最后两名刺客也没找到,这次行动没有抓住任何活口。丁齐并没有上帝视角,他是真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对方的目的当然是想要他的命,可是杀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无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庄梦周找到了游怀界,发现游怀界的传承已断,而以游怀界的名义加入方外联盟的那伙人就是混事的。他在游怀界中以朱大福的名义“接见”了施良德,并将方外秘法卖了一个亿,回头便提醒丁齐要小心、说不定有人会对付他。

    这种提醒看似很有必要,但其实也是废话。自从五心谷的掌花使吕肖出事后,丁齐就已经很小心了在防备着意外状况的出现。可是丁齐究竟要防备谁呢,在大街上出现的每一个人?就算去问庄梦周,庄梦周也不可能知道啊。

    飘花潭提供了疑似方外世界枭阳国的线索,又得到了其他几家方外世界提供的资料印证,丁齐就想来确认一番。但这个地方太险恶了,他担心会遇到埋伏,所以才做了一番准备,然后果然遇到了埋伏。

    吕肖出事之后,丁齐也曾怀疑过卢余洞,但他没有任何证据。至于静沙岛的麻元领,同时受田仲络和施良德的幕后控制,丁齐也是知情的,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直至在神农架遭遇了这一场袭击,丁齐才感觉不寒而栗,什么人的手段竟会如此狠毒?

    丁齐并非上帝,他并不知道芦居子已和施良德合作,而且彻底控制了静沙岛。芦居子自居世外高人,隐忍或者说憋屈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施展的机会,不论是从私仇角度还是从野心角度,首先就要除掉丁齐。

    丁齐不仅曾经打伤了他,而且还妨碍了他的大计。至于芦居子有什么大计,恐怕只有他本人清楚了。芦居子唯一庆幸的是,他自始至终都暴露身份,哪怕曾经在境湖市面对面动手,他也是隐藏了面目,没有证据就无法指认。

    芦居子并不想再一次与丁齐面对面动手,亲自撸袖子上去干,那是小混混才会做的事,以他的手段以及所掌握的势力资源,略施小计就能把丁齐给玩死了,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但这一次却玩砸了。

    老精等两人赶到了位于神农架林区松柏镇附近的汇合地点,芦居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到只有芦居子一个人,老精纳闷地问道:“麻总呢?”

    芦居子:“出了点状况,麻总已经去处理了,我们随后赶过去,跟我来。”

    最后两名刺客跟着芦居子走入了山林,便再也没有走出来,他们和麻元领一样失踪了,消失在茫茫的林海深处。至此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一次行动,没有任何参与者留下,除了芦居子本人,他立刻就赶回了静沙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