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丁齐方才施展的是方外秘法,但进入的并不是一个方外世界,而是大眼的精神世界,听上去虽然神奇,但丁齐当初正是受此启发才创出了方外秘法,如今运用得更是出神入化,哪怕是从要门兴神术的角度,他也算是一位大宗师了。

    用普通人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解释,也可以说丁齐将大眼给瞬间催眠了,然后进入了他的潜意识。丁齐并没有勉强让大眼做任何本不愿意做的事情,只是让大眼自以为一切还在继续,便很自然地继续行事。精神世界中发生的事是大眼这个普通人的推演,而丁齐只是个旁观者。

    瞬间随眠也需要前置条件,丁齐从刚下车的时候开始,一些列动作就吸引了大眼的注意力,一直在无形间引导着大眼的意识活动。最后他直接把人堵住了,一番谈话后又用一声喝问让对方瞬间处于无意识状态。

    这已经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催眠,丁齐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炉鼎境巅峰,用这种手段想对付芦居子那等高人不太可能,但对付这个大眼却很简单。更难得的是,假如这一幕被旁观者看见,或者大眼身上就带了监视、监听设备,外人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在深度催眠的状态下,催眠师可以让被催眠者不保留催眠时的记忆,丁齐当然也能办到。大眼回过神来什么都没记住,然后去做他该做的事。

    丁齐到达红坪镇是周六中午,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来自方外联盟的十位访客也进入了金山院。参观过程总是有点惊险,从高崖顶端坠绳子攀援而下,到达岩缝间悬空的小平台进入门户,这次是石不全领的路,看上去一切如常。

    根据情报分析,既然金山院正常对外开放,那么丁齐或庄梦周必有一人在此间坐镇,另外还需要几名接待人员。丁齐肯定不在金山院,那么丁齐集团的其他人员大部分应该在那边。

    这种猜测是有道理的,但是访客们进去之后根本没有见到庄梦周。庄梦周确实在山上主持大阵,但根本就没有露面。接待十名访客的是五只禽兽,等访客们穿过禽兽国的原野到达宿营地,那五名接待者恢复人形,是谁都不认识的生面孔。

    这次开放金山院,除了庄梦周和石不全,方外门的其他人谁都没来,庄梦周特意从五心谷借了五名掌花使负责接待。金山院中的消息暂时是传不出来的,就算能传出消息也要等到二十四小时之后了,而且进去的访客也不一定就是芦居子的人。

    星期天一大早,丁齐就背着包拄棍出发了,就像一名经常出来野游的驴友。红坪谷景区因为维护不开放,这当然难不住丁齐,这次他做了一回逃票的野驴子。但在神农架景区当野驴子可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这种行为绝对不可以提倡与效仿。

    在神农架参观,一定要走开发好的、正常开放参观的旅游路线,随意乱跑很容易迷路,而且山高林密、地势险要复杂,一不小心就再也找不着了。偏偏总有那不信邪的,每年在神农架都有游客擅入山野失踪,具体数字不太好统计,因为都不知道上哪儿搜救去,很多地方求救信号都发不出来。

    甚至还有人开过这样一种玩笑,其实神农架野人就是跑丢的游人,困在山里出不来就只好当野人了。

    丁齐走的是画廊谷这条线路,沿途奇峰林立、风光变幻莫测,他还见到了不少游客,景区不开放同样没有拦住这些人的脚步。有人在漫步、有人在拍照、有人在画画、还有人在玩无人机航拍。

    无人机航拍是近年来兴起的,随着技术的进步与普及,如今已民用化,最适合在这种风景区玩,因为山势陡峭很多地方靠近不了,只能用无人机去拍去看,说不定还能发现野人踪迹呢。这已经成了很多旅游探险爱好者的标配项目。

    丁齐昨天在红坪镇一带就看见不少人在玩无人机,今天来到画廊谷里则更多,前前后后看见了十几架。民用无人机大多遥控距离有限,虽然理论上可以达到五至十公里,但在地形复杂的山区中大多也就在一公里左右。

    其实几公里已经很远了,超出了普通人目测距离之外,可以拍到不少平日看不到的风景,换一种思路,在高空跟踪一个行走在山野中的人也更方便。

    芦居子也来到了神农架,他在林区深处离丁齐有好几公里远的地方,自始至终根本就没与丁齐有过正面接触。他在感叹有后勤团队支持的好处,这次不仅有无人机,居然事先还在隐秘的制高点安装了一个便携式地面站,扩大了无人机的遥控距离。

    有不少其他的游客也在景区里玩无人机,给芦居子的监视提供了最好的掩护。芦居子手下的团队动用了两台无人机,交替飞出,遥控监视的距离可接近二十公里,只要注意位置和高度别被山体阻挡太深就行。

    为什么要两台呢,因为丁齐要在山里走很长时间,无人机携带的电池是不够的,得有衔接交换。用人步行跟踪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未必能跟得上丁齐还能不暴露,还是现代的最新科技手段好用。

    丁齐一出镇子就被人发现了。昨天大眼离开之后,还有另一名同伙老精留在这里,远远的看见丁齐走出镇子,他便汇报了情况,并发动无人机升空。老精单独包下了一个小院子,在这里干什么事也没人打扰。

    大眼走后,三哥那边又派来了另一个人帮忙,他俩轮流负责无人机的遥控操作,时刻注意无线遥控信号以及电源使用的情况。一架无人机的电量用得差不多了,就赶紧飞回来换电池,同时另一架无人机已经到达位置接替。

    而在另一个地方,看着平板电脑,操控着遥控手柄的崔山海嘟囔了一句:“干这活还是让阿全来更好!”

    石不全今天没来,许是因为人手不足,许是需要更谨慎,方外门居然把崔山海叫来帮忙了。他的任务就是负责监视并搜集后方情报,不需要真正的露面动手。有一句话叫英雄所见略同,或者说聪明人总能想到一块,方外门这边也动用了无人机。

    崔山海并未发现有人在跟踪丁齐,但他做了另一件事,刻意观察天空中其他的无人机,终于发现了总有两架无人机交替飞回红坪镇再飞出,应该就是在跟踪监视丁齐。

    芦居子并不在老精租的院子里,他在山野中另一个地方,但手中拿的平板电脑可以接收到无人机的监控信号,丁齐的行踪一直就在他的掌控中,麻元领则跟在他的身边。

    麻元领这些年秘密训练了二十名“死士”,说是死士可能有点夸张,但都是替他卖命的精锐手下,早年也和他一起干过杀人越货的勾当。按芦居子的要求,这次带来了十五人,另外五个因为丁齐早就认识、知道他们是静沙岛的人,所以就没有参与这次行动。

    崔山海只发现了老精租下的院落,并没有发现芦居子和麻元领,而芦居子和麻元领也没有发现他,这好像是一场暗战。但在丁齐心中,战场已经挑明了,因为他在大眼的潜意识中看到了对方下一步的动作,只是尚不清楚对手究竟来自何方。

    不论是传统的催眠术还是要门兴神术,或者是丁齐根据自创方外秘法施展出的手段,归根结底还是进入另一个人的潜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