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话间杨晨功却有点走神了,他的很多感触田仲络能体会,畅乘福地与其他方外世界不同,拥有这个方外世界的到这一代只有他一人,独自守护这样一个秘密,有时候也憋得慌啊。

    其实像杨晨功这样的人,是最适合也最应该加入方外联盟的,至少他在这世上找到了可以交流的同类人,不必顾忌暴露秘密、不必担忧被人当成精神病,拥有了畅乘福地这么多年,终于也可以去见证其他的方外世界。

    还有一种感受是无法描述的,他成了畅乘福地之主,就有义务将畅乘福地继续传承下去,这个无形中的背负是很沉重的。现代社会,想找合适的秘法传人是越来越难了,而且平时有很多别的事要忙,这些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弟子,心中的紧迫感越来越强烈。

    田仲络所不知道的是,丁齐用一枚桃核让杨晨功有了一种解脱感。那枚桃核的存在意味着杨晨功就算没有培养出合适的弟子,畅乘福地的传承也不会断绝。杨晨功与田仲络的关系很好,很感谢田仲络,但他也知道分寸,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

    杨晨功犹在发愣,田仲络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想啥呢?”

    杨晨功抬起头道:“我听说方外联盟是在田师的倡议下成立的,您这么做真是有大功德啊!”

    田仲络开心地笑了:“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倡议者和发起者,方外联盟有六家创始人呢……如今畅乘福地已经正式加入了方外联盟,老弟打算做些什么?”

    杨晨功:“当初是您找到的我,也是您劝的我,这些事都是您帮我安排的,我当然就听您的。其实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别的方外世界都是什么样子、有什么东西。

    人能变成禽兽的金山院、喝酒会做美梦的响水峰,还有那海外仙山静沙岛,我想在有生之年多见识见识,就是费用有点贵啊……”

    杨晨功是一名国家干部,当地的工会主席,收入就是那一份工资,日子虽然还算小康,但绝不是大富大贵。这些个方外世界,去一次就得花十万,假如感觉不过瘾想多去几次,以他的经济实力肯定是承受不了的。

    田仲络笑了:“杨福主可以不花钱啊,而且还可以赚钱。”

    杨晨功:“我明白您的意思,以畅乘福地的参观名额与其他家交换,但是……”

    田仲络:“先别说但是,除了交换参观之外,你也可以收钱,方外联盟虽然没有正式规定,但大家约定俗成,都是每人每次十万。”

    杨晨功看了看周围道:“虽说就像传说中的桃花源,可这里也没什么好参观的呀,只有一个废弃的古村落遗迹而已。”

    田仲络:“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可以问问丁齐,假如让他花十万来一次值不值?这里毕竟是方外世界,假如季节合适的话,还能吃到千年灵桃。就算在其他季节,也可以品尝桃花蜜,参观天地秘境嘛。”

    杨晨功苦笑道:“田师知道我的情况……”

    田仲络摆了摆手道:“你的情况我清楚,我就帮人帮到底,不就是缺人吗?我派人给你,让他们当你的下属,专门成立一个旅游公司。我看也不需要太多人手,只要能搞好日常维护和接待就行。”

    杨晨功:“那就太感谢田师了,但还得我自己有空啊。”

    田仲络可以派人来帮忙,让自己的手下加入畅乘福地,但开启门户者要拥有控界之宝并修成畅乘福地秘法,目前还只有杨晨功。也就是说每次开放畅乘福地的时候,杨晨功都要亲自在此坐镇,否则大家进不来也出不去啊。

    田仲络:“你们工会又不忙,假如杨福主还不想辞职尽管接着上班,你可以参照金山院或响水峰的模式,只在周末开放,他们是两周一次,需要提前预约。你每两周抽出一个周末过来应该没问题,假如临时有事也可以通知改期,找时间再补上就是了。

    金山院开放是每次十人,响水峰是每次最多三十人,你看看你这边是十个还是八个合适。来的人第一天就可以住五号山谷,第二天参观畅乘福地,想在这里住一夜也行,我回头派人再收拾出一个院子来。假如他们还没玩尽兴,可以接着去张家界旅游嘛。

    再适当宣传一下这千年灵桃的功效,其他时间不敢说,桃子成熟的时候,估计大家为了预约都会挤破头的。只可惜这灵桃太少,每年不超过百枚,不太够啊……其实也可以另外组织拍卖,买下灵桃的人可以在桃子成熟的季节来。”

    畅乘福地里的灵桃很难带出去,而且这东西也有保存期限,但可以让别人进来吃啊,假如杨晨功同意,一切都由田仲络来操办。田仲络还可以再找两个人给杨晨功做副手,去当方外联盟的理事,顺带送一栋南沚小区的小楼,这在如今也成了“标配”。

    杨晨功:“田师这么帮忙,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也不能让您白帮忙,这就算你我的合作吧,收益三七分,我三您七。”

    田仲络摆手道:“既然是合作,那就一家一半五五分账。你也别再客气了,我其实不缺这点钱,只是派来的人需要报酬,跟着杨福主干活才会踏实。”

    杨晨功:“报酬我付啊!”

    田仲络:“钱就不用你付了,其实你给他们最好的报酬,就是天地秘境中的修炼环境,还有平时能吃到的那些灵药,每年多吃几颗桃子就赚了。”

    杨晨功想了想,似是觉得自己应该对合作伙伴更坦诚一些,凑近了压低声音道:“田师,其实畅乘福地中最好的、一年四季都能吃到的灵药,并非那千年古桃。”

    田仲络:“哦,那是什么?杨老弟你还打了埋伏?”

    杨晨功:“我没有打埋伏,这次大家都吃到了,就是鸡和鸡蛋啊。不是我吹牛啊,这里的一碗鸡汤,外面花多少钱都买不着,不仅可以改善体质,还可以大补气血。

    你知道我爱人吗,当年体质很弱,三天两头住院,得了场感冒就要挂掉。后来跟我搞对象,我有空就把她带来炖一锅鸡汤,不到一年时间,身体就棒得很了,转年结婚就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八斤重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