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不是自诩仙人看待凡人的目光,而就是一位平凡的普通人的目光。施良德来到游怀界,朱仙人变成了庄梦周,两人刚才那番谈话也带着浓浓的人间烟火气。可是什么样的普通人敢说自己看不上施良德呢,这简直清高狂傲到了极点吧,或者说也太矫情了!

    有一种心态在如今社会特别是年轻群体中很流行,玩世不恭的苟且与急功近利的浮躁交织。愿望很多,什么都想要而且想要最好的,但假如时求不到,就说那不是自己想要的,来一碗人生鸡汤谈谈诗与远方,往往还自称佛系。

    这不是内在的真正强大,而是内心冲突中的自我妥协,没有一个完整的精神世界支撑自我,时而自嘲时而嘲人,看似清高实则自卑而脆弱。

    可是庄梦周并没有说什么,就是看着施良德,半点矫情的意思都没有,就以一个平凡普通人的目光,完全就是发自内心真的看不上他。

    施良德是个人才,很优秀也很努力,艰苦打拼多年,这是不可否认的。但方才庄梦周也告诉了施良德,这世上有比他更优秀更有才华的人,在更艰苦的环境中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他们同样也拥有时代的幸运,但他们不是施良德也不会是施良德。

    与这些人相比,施良德并不是更幸运也不是更能干,仔细琢磨起来,好像只是不要良心而已。

    庄梦周问了他两个问题,其实不需要回答,答案已经有了。施良德聚敛的财富从何而来?没有时代的发展,哪有他的今天,倒退四十多年前,他家乡的人们还琢磨着偷渡海外刷盘子呢,再会坑蒙拐骗也攒不出一个博慈集团。

    施良德没有引领这个时代,他只是利用了这个时代,聚敛了无数有才华的人真正努力创造出的财富,他并不是自己所认为的那个人。

    施良德也反应过来了,原来庄梦周兜了一个大圈子,门槛是在这儿等着呢。但他并没有生气,能混到如今的地步,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各种非议也早就见惯了。

    和什么人该打什么交道,就是老江湖的本事,施良德并不计较,反而点头道:“庄先生说得对,我不过是个时代的幸运儿,所得到的远远大于所付出的。并非是我自己有多大本事,只是恰逢其会,当年也是响应号召,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嘛。

    现在有些人啊,成功来得太过容易,稍微做点什么便能万千宠爱加身、聚敛千财万富,往往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还真以为这是因为自己的才华和努力。今天听君一席话,我也得好好反省,将来多向庄先生请教!”

    老油条啊,真不愧是老油条,说的话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不论是不是真心的,场面上绝对没毛病,而且给足了庄梦周面子。庄梦周再看向施良德的眼神也变得有几分佩服了,有些无可奈何道:“施老祖果然是老江湖!”

    施良德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来意,此刻语气一转道:“我仰慕朱仙人已久,苦寻不得,这才出下策悬赏寻找,今日终于如愿以偿。为人得言而有信,既然说了悬赏一亿,就得双手奉上,请庄先生不要拒绝,否则便是看不起我施某人!”开口时心中暗道——我看你还怎么装?

    庄梦周笑出了声,笑了半天才说道:“施老板是个有信誉的人,但你的悬赏与我无关啊。”

    施良德:“这话从何说起?”

    庄梦周:“如果我记得没错,谁能找到朱大福的下落,这笔悬赏便给谁。我就是朱大福,帮你找到朱大福下落的人并不是我,是邹宝联系了占守业,也是邹宝把你领到了我面前。你想给钱应该给他才对,施老板请自便!”

    施良德不禁想起了庙里的功德箱。佛门有戒“不捉金银财物”,也就是不用手去拿的意思,但并不代表和尚不收钱啊,让人放功德箱里就是了。高人就是高人,既端高人的架子又要高人的面子,让他直接把钱给邹宝,借口还说得冠冕堂皇。

    心中吐槽面上却笑道:“和仙家高人谈这些,倒是我庸俗了,回头我就是让占守业和邹宝先生联系,商量怎么把钱打给他。请庄先生放心,一分都不会少的!”

    庄梦周:“我没什么放心不放心,施老板自己的信誉自己操心,就不该跟我提这事。”

    施良德:“对对对,不必说!庄先生,您应该知道我的目的吧,不知你还有什么要求?”

    庄梦周很痛快地答道:“方外秘法吗?我传给你就是!”

    为了找到朱大福,施良德就肯悬赏一亿,目的当然是为了得到方外秘法,进而得到方外仙家世界的一切,为此当然愿意付出更大的代价。假如朱大福坚持不传授,只要能找到人,施良德还会有别的后手。

    但施良德认为,朱大福不传授方外秘法的可能性非常小,否则也不必等在这里见他了,还特意端架子让他来了两次,稍微急了一点啊,三顾茅庐都没凑够数呢。施良德方才只是在试探,想看看庄梦周会开出什么条件来。

    不料庄梦周什么条件都没开,直接就答应了,连半点犹豫都没有。听见这句话之后,施良德就像被人施了定身法,坐在那里足足愣了有十多分钟。庄梦周也没打扰他,自顾自喝茶等待。

    良久之后,施良德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端起茶杯道:“多谢高人指教,施某感激不尽!您今后有什么差遣请尽管开口,我一定愿意效劳。您还有什么要求,能办到的我一定办到。”

    庄梦周:“我刚才说得已经很清楚了,你想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要把我的身份说出去。”

    庄梦周方才也没说这句话啊,其实他是给施良德留下了一道神念心印,不仅传授了方外秘法还叮嘱了他一番,其中就包含这个条件。以施良德的修为,其实他也谈不上有什么修为,不可能一次解读清楚复杂的神念心印,刚才只是稍作体会而已。

    怎么形容呢,这就像给了施良德一本教课书,让施良德自行去学习研究,而且这本教课书还配了一个老师讲解,他能领悟掌握到哪一步,便会为他继续讲解下一步。方外秘法是怎么回事、大致该怎么修炼,施良德方才已经明白了。

    明白了当然不等于就会了,能不能练成接下来就看施良德自己了。施良德点头答道:“我这当然明白,绝不会把庄先生的身份说出去,庄梦周是庄梦周、朱大福是朱大福。您有什么要求假如现在还没想好,将来可以随时对我提……”

    庄梦周摆了摆手道:“我没什么要求,也没什么病要请你治了。你得到了方外秘法,好生修行便是……原路回去吧,我就不送了。”

    施良德又想起了一件事,低头问道:“庄先生,我们今天来了十三人,请问出去之后,还有谁能保留记忆?”上次来到游怀界,出去之后只有他一个人保留了记忆,所以这次要提前问清楚。

    庄梦周反问道:“你想让谁保留记忆?”

    施良德点了三个人的名字,就是王源、陈木国以及贴身保镖侯光全,言下之意,剩下的人就不必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了。

    陈木国等人坐在水榭凉亭中一等就是两个多小时,也不知施良德和朱仙人都在凉亭里聊了些什么,从他们的位置也听不见凉亭里的动静,更别提看清朱仙人长啥样了。正等的有些不安,便见施良德已经踱着步回来了,看表情是容光焕发。

    王助理赶紧上前道:“老祖,那位真是朱仙人吗,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施良德:“等回去之后再慢慢说,今日有幸见到朱仙人,大有收获啊!朱仙人方才已经说了不送客,我们就不要再打扰了。”

    他带着随从走了,邹宝也没有送,就让他们自行迈过九桥从原路返回。等来到门户之外,其他的随从果然都失去了这段记忆,只有施良德、王源、陈木国、侯光全还记得此番游怀界中的经历。

    施良德还下了命令,今天他来见朱仙人的事情要绝对保密,没有他的允许,不能透露给任何人知晓。就算没有保留游怀界中的记忆,来往路上的记忆大家都还是有的,大家都知道今天施良德又一次进入仙境拜访朱大福,而这件事情也要保密。

    游怀界,方才那座凉亭中,鲜华与柳芬都已坐在石桌旁喝茶。柳芬抱怨道:“刚才好无聊啊,我待了好几小时没动弹,床弩根本没用上啊。”

    庄梦周晃了晃脑袋道:“兵者,不祥之器,能不动最好还是别动,只是以防万一的手段。”

    鲜华:“您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