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快更新风流仕途:办事员升迁记最新章节!

    当然,苏星晖也知道,像杨鹏这样在毕业后愿意回到家乡任教的年轻人太少了,要不然的话,现在宝州市的教育事业也不至于是这样的一个现状,大多数年轻老师,都离开了家乡,到外面去闯荡去了。

    苏星晖点头道:“这样的老师不容易啊,你们乡里可要好好把他给留住啊!”

    潘校长脸色顿时就有些黯然,他说:“也不知道留不留得住,今年有几个月工资都没发给老师们了。”

    苏星晖对罗全有道:“罗全有同志,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你们乡政府无论如何,也得保证老师的工资,还有孩子们的教室。”

    罗全有默默点头,他身后的那些乡干部也都低下了头。

    这时,潘校长说:“苏市长,你不太了解情况,今年乡政府的干部们,一样有两个月的工资都没领,罗书记他自己的工资,也没领啊!”

    苏星晖震惊了,他看向了罗全有道:“潘校长说的是真的?”

    罗全有道:“老潘,你说这个做什么?这本来就是我们无能,你们的工资没领,我们就好意思领了?现在乡里也实在是没钱,要不然一定先把你们的工资给发了。”

    潘校长道:“我不说不行啊,我不能眼看着你背这个黑锅啊,伏牛山的情况,真的不能怪你们啊,你也不是我们本地人,是县城人,到伏牛乡来当书记,本来就不容易,连工资都没领,再挨领导的批评,那不是太冤枉了?”

    罗全有道:“我挨批评是应该的,我来了伏牛乡几年了,可是伏牛乡的面貌却没什么改观,我是有责任的啊!”

    苏星晖被他们的对话给震惊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一个乡会穷成这个样子,连书记自己的工资都没领。

    当然,也可能不是真的连书记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而是罗全有以身作则,有难同当,这样做,才可能平息诸多乡干部的怨言。

    不过不管怎么做,这个罗全有也是太不容易了,苏星晖自己是在基层工作过的,知道下面的工作有多难做。

    苏星晖没有再说什么,他默默的在这乡完小不大的校园里走着,看着那些一样是四处漏风的教师宿舍、学生宿舍,甚至潘校长自己的家,同样也是到处都漏风,并不比别人的房子好。

    在乡完小看了之后,苏星晖又去了乡中学,乡中学的情况并不比乡完小好多少,校舍同样很破旧,这让苏星晖心情很是沉重。

    苏星晖当即就在乡中学破旧的学生宿舍门口开起了现场会,他说:“骆局长,邢县长,杜县长,罗书记,你们几位都看看这学生宿舍,还有那边的教室,这么破,怎么能住人?怎么能让学生在里面上课,再过一个来月,就要下大雪了,到时候雪把房子压塌了,这个责任你们谁能担得起?”

    几人都是面面相觑,是啊,这么破旧的房子,如果下了大雪,那还真说不定会把房子给压塌呢,要是让学生受伤甚至死亡,那这样的责任,是谁也担不起的。

    苏星晖接着说道:“这样的责任,你们担不起,我一样也担不起,所以,我今天在这里开个现场会,请你们都表个态,看看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其实,大雪压塌校舍的事情,每年都是要发生的,不过还没有发生什么大事,这是因为每次有坍塌危险的校舍,在下雪之前就把学生转移,停止使用了,甚至会暂时停课,让学生放假回家。

    也正是因为这些措施,所以在这里,还没有发生过学生伤亡事件,倒是有一次,乡完小的潘校长在察看危房情况的时候,被屋顶上塌下来的瓦打中了头部,把头给包了好几天。

    想要彻底解决这件事情,就得花钱,只要花了钱,什么事情都迎刃而解了,可问题是,现在他们没有钱啊。

    骆国秀不说了,他们市教育局,每年的经费看起来不少,可是全市那么多学校呢,摊到每个学校头上也就没多少了。

    而邢国栋刚刚上任才几天,县里的情况都还不太清楚呢,再说了,县里的经费同样也很紧张,全县那么多单位,又能拨多少钱给这些学校呢?

    罗全有就更别说了,他自己的工资都有几个月没领呢,又从哪里去变这笔钱给学校修校舍?

    不过,看着苏星晖炯炯有神的眼神看着他们,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