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刘国男起初自称,是受不了母亲的唠叨才来找心理咨询师求助的。但引发问题的关键,是她坚持认为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不愿与异性有正常的恋爱交往。

    通常对于这种心理冲突,咨询师不能一开始就直接告诉对方“应该怎么认识男人”、“如何与男人相处”,虽然认知和行为的调整是最终的结果。

    其实“男人不是好东西”这个问题,在心理咨询中极为常见。在丁齐三年的职业经历中,这已经是第三十二起案例了,差不多平均每个月都会遇到。但导致这种认知、进而影响到工作或生活的原因各不相同。

    比如性取向问题,人格障碍,在感情方面经历了重大的打击、留下的创伤阴影导致的应激反应。还有人是因为社交障碍、接触恐惧、对社会适应不良,难以正常的恋爱交往,却给自己的回避行为找一个借口、进行自我暗示,久而久之也会形成这种固化的观念。

    刘国男这个名字一听就很男性化,是她父亲起的。因为父母当初都想要个男孩,结果却生了个女孩,对于这一点,刘国男无从选择。她从小对自己的女性魅力就不太自信,或者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不够那么性感漂亮、对异性缺乏吸引力。

    这种自卑的暗示,又导致了一种强烈的自我保护心理。这种感觉是无意识的,她自己都没有清楚地认识到。有不少人都有这样的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影响并不算太严重,通常都能自我排解。

    而在刘国男的大学时代,同一寝室的六个女生,其他五个都交了男朋友,而且都搬到校外去租房同居了,最后宿舍里只剩了她一个人。

    很多人往往不会正视自己的自卑,或许并不是没有男生追求她,但刘国男的性格确实导致了男生不好接近。在强烈的对比反差下,“没有男生喜欢我”,最终就变成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使认知与行为方式更加固化。

    所以她所谓的男人,并不是所有的男性,而是有可能和她发生两性亲密关系的男性。后来的经历,对她的影响可能更大。那就是同宿舍的五个女生,虽然交往了男友并在校外租房同居,但是到了毕业前后因为种种原因,一律全部分手了。虽然从概率上看有些太大了,但这也是大学校园常见的情况。

    刘国男内心中对异性一直有强烈的关注,对两性关系也有着好奇和渴望,但她在情感上却又排斥这种冲动,从而导致了内心冲突。

    至于那串有蓝宝石吊坠的项链,只是在特定场景下的诱发较为严重心理问题的因素,也象征着她内心中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表面上却坚持某种固执的观念,仿佛在保护自己。

    丁齐看着面前的刘国男,凭心而论,以男性的眼光,其实她很漂亮。无论是皮肤还是身材都很不错,假如注意修饰与打扮,完全可以是一位相当有魅力的美女。但刘国男的装束好像有意无意刻意在掩饰这些,她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衣服也很整洁干净,接连三次咨询都不是同的装束,但给人的感觉却有点不好形容。

    今天她穿的这件鸡心领的套头衫,领口带着很夸张的花边垂下来,恰好遮掩了胸部的曲线,也显不出腰身的美感。境湖这个座落在长江岸边的南方城市,九月的天气还有点热,年轻的姑娘们大多仍穿着艳丽的裙装,但刘国男今天穿的却是一条半新不旧的牛仔七分裤。

    她全身唯一很醒目的就是胸口项链上的吊坠,水滴形的蓝宝石,恰好衬托出领口露出的那一片白,但与整体装束完全不搭调。连续三次咨询,刘国男换了三套衣服,却始终戴着这串项链,其实都是不怎么搭调的,所以丁齐敏锐地注意到了。

    在提问和诉说中,这一次心理咨询会谈很快接近了尾声,接下来需要商定解决问题的方案了。

    丁齐尽量温和的微笑道:“我们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现在就要商量一个合理的方案,解决你的内心冲突。其实你是渴望被关注的,但是内心中又害怕发生亲密关系的后果、担心会受到伤害,根源也来自一种对自我的不自信……”

    刘国男突然插话道:“我听说你们男人,把女人搞到手、骗上床之后,新鲜感一过、就会觉得没意思、不刺激了,然后就会渐渐没兴趣了,是不是这样?”

    刘国男说话已变得随意了许多,且无意间已经把丁齐归到了“男人”一类。丁齐适当做出苦笑的反应道:“不论现实中是否存在这样的事实,但这种说法,恰恰反应了你的心理问题。而我们要解决的就是你的内心冲突,现在协商咨询方案,先定一个小目标,好吗?”

    刘国男:“先定一个小目标?这话好耳熟!不是大富豪黄见林说的吗?”

    丁齐又笑了:“先定一个小目标,也是心理咨询中常用的术语。”

    “啊,是这样啊!”刘国男饶有兴致地追问道:“那你说黄见林会不会也定期去做心理咨询、常听见这句话,所以接受采访的时候,无意间就引用了?”

    丁齐:“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话也不能这么乱说。今天不管黄见林的问题,先定我们的小目标。回去之后希望你能做一个小功课,自己填写一张表格,然后尽量按照表格上的要求去做……我期待着你的反馈,随时欢迎再来咨询。”

    结束咨询后,心理健康中心就到了下班时间,但丁齐一天的事情还没结束。他又去了学校,来到导师刘丰的副院长办公室,而刘丰一个人正在看卷宗。丁齐掏出手机搜索附近的美食,然后让导师挑选,并适时给了一些建议,介绍哪些馆子是新开的,或最近又推出了什么新菜式。

    刘丰导师今天又没有回家,就由丁齐在办公室点外卖解决了晚餐。丁齐已经很了解导师的口味了,每次都能让导师很满意,今天是两菜一羹、有荤有素。在等待外卖送来的这一小段时间内,见刘丰合上了卷宗,丁齐便很利索地收拾了桌上的资料和茶几上的杂物,并给导师重新泡了一杯茶。

    很多同学和同事都很羡慕丁齐,但也有一些人在背后议论他时总有一丝不屑,认为丁齐主要就是会巴结、马屁拍得好,将刘丰这位老师兼领导伺候得非常舒服,所以才得到那么多关照和提携。

    由此也能看出来,丁齐很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